我把校花捅得合不拢腿|养父的秘密

对不对

文学


听李素玉的闷哼越来越明显,王红照止住动作,“怎么了小玉,弄疼你了吗?要不,待会儿让小凯帮你钉吧。”

那阵舒爽一消失,李素玉心乱如麻,张口便催到,“爹,不要停……用点力……”

李素玉本是无心之言,可话传到王红照耳中,却跟药效强劲的催情丸差不多。

他想起当年和李素玉妈在床上酣战的情景,那女人快到紧要关头的时候,总会摇头晃脑的大喊大叫,让他使劲,再快点。

听着李素玉诱人的呢喃,回忆着与李素玉妈激斗的画面,王红照越发**焚身。

他装作调整姿势,下身迅速扭动几下,差点没把持住释放出洪荒之力。

而李素玉的闷哼已然变作低喊,甚至伸手按在王红照胯边,让王红照猜不透她是拒绝还是迎合。

王红照已经到了爆发边缘,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要不要冲破道德伦理,将干闺女就地正法,婚房的门嘎吱一下突然被推开。

“小……小玉……是不是等……等不及啦?嘿嘿嘿……”

甘成凯说着胡话,摇摇晃晃的进来,几次差点栽倒。

李素玉吓得噤若寒蝉,王红照反应倒是快,赶紧蹦下床去扶甘成凯。

甘成凯歪着脑袋看王红照半天,才满嘴酒臭的说,“是爹啊……岳父大人,你别……别走,我跟小玉要……要怀娃,你帮我看看,我……我的姿势对不对……”

王红照拍拍他脸,把他扶到床边,“瞎说什么呢?这是你们的事,不能让别人看。”

说罢就要出屋。

可甘成凯一把拽住他说,“岳父大人,我知……知道你向来就……就看不起我,但,但是……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就不能给……给我个面子吗?”

王红照知道他这是发酒疯,可又害怕让女婿多心,一时左右为难。

没等他想好,甘成凯已经胡乱扒干净自己的衣裳,光着**将李素玉扑倒在床。

李素玉吓了一跳,边推甘成凯边说,“爹还在呢,你能不能注意点儿……”

看李素玉又羞又怒的样子,王红照心里升起股无法言喻的难受,趁着没人注意,悄悄退出婚房。

关上门之前,他随意瞟一眼,就见李素玉被甘成凯硬拽掉喜服,浅粉色的内衣也岌岌可危,白花花的丰满胸脯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让他一阵嗓子发痒。

第四章真正的男人


呼吸之间,王红照便思索了很多。

在他眼里,配得上李素玉的男人应该是相貌不凡,家境殷实的帅小伙。最不济,起码得是从事医生或者律师这类受人尊敬的职业。

甘成凯没啥文化,看上去又愣头愣脑的,王红照打一开始就瞧不上。

可李素玉坚持要下嫁给他,王红照也没辙,只能安慰自己说,只要闺女觉得好,日子就会过得舒坦。

此时,望着李素玉复杂的笑容,王红照心中五味杂陈。

他甚至觉得,也许这世上只有他,才是真正对李素玉无条件宠溺的男人。

见王红照直愣愣望着自己,李素玉心虚得紧,就在他旁边落座。

还没开口说些什么,亲友们呼啦啦围了上来,你一言我一语的要跟新娘子讨喜酒喝。

李素玉感激大家的祝福,便挨个儿给他们斟酒,却没留意到,在人群外围,有道阴骘的目光从缝隙中一闪而过。

等到酒过三巡,已接近半夜十二点,该走的都走了。

方才还人声鼎沸的院子里,就剩下李素玉和王红照。

村里民风淳朴,没人使劲灌新娘子酒。但李素玉天生不胜酒力,只不过三两杯就有些头晕眼花。

她后爹王红照更是难堪,这会儿已经酩酊大醉,趴在饭桌上说着些听不懂的胡话。

夏夜的微风略凉,李素玉想将他扶进屋去,奈何男人的体重对她来说太过吃力,迈步子都很费劲。

王红照正迷糊,忽然觉得身子轻了,肩膀下有个香喷喷的女人。

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他看不太清那女人的面容,就觉得长相清秀,身材丰满,是他幻想中最完美的炮架子。

他想也没想,伸手就朝那女人胸脯抓,嘴巴也顺势落进那女人脖子里。

顿时,满鼻子的香味,和掌心柔软暴涨的满足感,让他爽得浑身舒畅。

冷不丁受到攻击,李素玉吓得急忙往外挣脱,却被王红照死死搂住。